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|一十轻逢连码不断
 
 
井邊有位好姑娘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3-29 11:20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修 柯

  姑娘長到好年紀,一言一行,自己可能渾不在意,不遠處卻已經有人開始密切關注。

  《世說新語》里有一段故事,說一家少爺將到婚娶年齡,跟他爹說他看中了某某人家的姑娘,人不錯。兩家一聯系,事情成了。那姑娘過了門子,要模樣有模樣,要茶飯有茶飯,又溫柔又賢淑又孝順。有人就問少爺:你是從哪知道這姑娘不錯的?少爺回答:我曾經看到她到井上打水,舉止從容,從沒有過不好的言行,所以斷定這一定是個不錯的姑娘。

  到井上打水,是漢魏晉南北朝時期姑娘、媳婦和婆子們最常做的家務之一。那個時候好像不怎么用水桶——大概是沒有。一個姑娘去打水,只能背一只小水罐去;如果有兩個人,就把一只大點的罐子放到木板上,或用一個類似梯子的木頭架格,穩當,也方便,到井上打了水抬回來。

  想象姑娘們在井臺上搖著轆轤打上水來,又一起或說說笑笑或沉默安靜地走在路上,多有誰家的小子或父母在著意觀察,心里做著各種加減乘除。對于姑娘媳婦們來說,水井那里,是一個很重要的社交場所,個人性格怎么樣,長處最容易展示,弱點也最容易暴露。

  那些到了紡紗和汲水的年齡的姑娘,第一次背起水罐,第一次坐在紡車前,手和心一樣生澀,但是生命的另一扇門,就此打開了。在那一刻,她們加入時間的行列,從我們面前走過。就是看著她們,我們才深深地體會到了生命的美好,看到她們從我們面前走過,內心有一瞬間的恍惚。

  酒泉出土的一塊漢魏晉南北朝墓彩繪磚,畫著一位長發披肩的女子,背著一個小小水罐,前面一位男子正騎馬離開。有人把這塊磚命名為“羌女送行”,也說得過去,但是女子背上的水罐不好解釋。另有一種命名是“邂逅”,似乎更合理,也給人以更多想象空間——姑娘早上出門打水,那小子假裝有事路過,趁機多看姑娘一眼——讓人神魂顛倒的身材,散發著月亮光輝的面容,柔順飄逸有著淡淡香味的披肩長發——是一場精心計劃和安排的“路遇”,很美好的事。而那姑娘也可能早就知道:那小子總是不早不晚出現在她早起背水的路上,這里面一定有什么鬼道道,絕非偶然。姑娘心里害著羞,打馬而過的那小子高興之外,有一些壞壞的得意。

  當然,也還有另外的可能性。比如在大家熟知的古詩《陌上桑》里,路過桑園的官兒看上了采桑女子的美貌,又哄又騙想讓人家從了他。有一種男人,無論秦漢魏晉還是現在,幾千年來都沒有過進化的跡象。

  可能會有人疑惑漢字“井”的寫法:怎么回事啊,看著橫豎都是“二”。這其實和古代井口的設置有關系。肅州區博物館展廳里有一個從漢魏晉南北朝墓葬里出土的陶井,是用來隨葬的日常器物模型,給人的感覺就是把一口井提出來放那了。那模型的井口,就是由橫豎兩個“二”構成的“井”字形。你一看這模型就能明白,那是為了防止井口坍塌,另外也為了取水方便,用方木或石條一類東西做的。最初造“井”這個字時,正是采用了井口的形象。

  在河西漢魏晉南北朝墓彩繪磚上,常有這樣的畫面:姑娘媳婦們從井里打水抬回家或者背回家供全家飲用,男人們從井里打上水來給家禽家畜們飲用——在轆轤邊安置一個水槽,水打上來,倒進水槽里,干了一天苦活的牛和馬,在草灘上吃了一天草的羊,還有不知道在哪里野了一天的雞,都呼啦圍上來,一口清涼甘甜的井水喝下去,舒服。

  鑿井不易,一口井就是周圍的人們安身立命的重要財產。河西漢魏晉南北朝墓彩繪磚上經常出現的水井,還有墓葬里隨葬的模型井,都說明了井在人們生活中的地位。一直到20世紀70年代,河西一帶的農村里,生活用水都是從井里打上來的。

  鄉井、市井、天井……從形態上看,井是水從大地深處到達地面的通道。對于人來說,小時候吃水的那口井所在的地方,通常就是故鄉。不得已離開這兒到別處討生活去了,就是“背井離鄉”。現在確實難以想象,那個時候人對井會有那么深的感情。(修 柯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00415
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