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|一十轻逢连码不断
 
 
婆娑清明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4-02 09:37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費曉莉

  清明暈染著文藝的墨香,仿佛一位才子。

  清明的家里種著杏樹,他從家中出來,散出一身杏花香。

  清明散淡灑脫,俊朗儒雅。每年三月,他手搖折扇,掀開婆娑的舊日子,白衣飄飄地鉆出來。他的扇子上題了唐詩一首,“唰”的一聲撐開,就撐開了杏花和一簾細雨,再“唰”的一聲,掀起這首唐詩,亮出一個光潔的牧童,他有著春天一樣吉祥的手指。

  從唐朝開始,每到清明,這個清純牧童,就來給我們指出一條路,這條路,通往春天,通往杏花,通向美。

  因為這個牧童,清明再也繞不過杏花。

  陸游在小樓聽了一夜春雨。第二天清晨,小巷深處叫賣杏花的聲音把他吵醒。 因為杏花,我愿意相信那不是清明的那一天,便是清明附近的那幾天。

  清明當然也繞不過雨,沒有雨的清明,是瘦清明。清明的雨到底有多重要?“清明前后一場雨,強如秀才中了舉”,就這么重要。

  有了雨,就有綬草。

  綬草,小名清明草。它一定要趕在清明時節,開出黃色的小花花。清明過后它就走,帶著種子和風去遠行。

  說綬草的時候,我感覺自己很古雅。

  沒錯,清明是個古古的雅日子。

  一到清明,我就想再細細端詳一遍《清明上河圖》。看完圖,我就想去一趟宋朝,穿一襲長裙,到汴京去,看清明的風怎樣斜著身子拂過汴河。

  這一天,好多人吃炊餅,大郎的生意好得不得了,潘金蓮閑來無事,推開窗戶,倚在窗欞上巧笑盼兮。

  若我是個男子,我就拿上幾文銀子,不,幾貫銀子,去舟船,聽喜歡的女子唱小曲。聽完喜歡的小曲,我把銀子留給船上的女子,去坊間吃酒。下午,我喝得酩酊大醉,一路搖晃著回到家。我的長衫上沾滿了土,但草香和酒香依然使我像極了一個縱情山水的詩人。

  若我是個女子,我就去陌上。我左手采薇,右手摘柳。但忙的只是我的手,我的眼睛要騰出來,偷看遠處那些清朗的公子。因為清明也是一個粉粉的艷日子。一個像樣的清明怎么能少了思春的心?清明過后,我愿意失眠幾夜。

  某個清明,唐朝那個叫崔護的詩人獨自外出踏青。他在長安的南莊悠閑地走。走著走著,到了一戶不知名的人家前。但見院內花木扶疏,關著一院子春色。他小扣柴扉后,等來一個秀美婉約的女子。那女子用蔥蔥玉手奉上溫茶一杯。那一杯茶,崔護喝了多半天,夕陽西下,才不得不把杯子撂下!

  第二年清明,崔護故地重訪,又去了那個村落那戶人家前。但院門深鎖,只有桃花依舊。他再也沒有等來那個桃花一樣的女子為他開門,只好悶悶離去。從此,一扇柴扉,一襲桃紅,一杯茶,是崔護繞不過去的清明。

  《桃花扇》里,侯方域清明節去尋訪李香君。香君不在媚香樓,香君也不在家。尋到暖翠樓,沒見著。

  他在樓下卻聽到了一陣悠悠的簫音。誰在吹?香君在吹。循音踏徑后,總算見了一面!

  多少杏花,多少雨,多少青草,多少酒,才能湊足一個清明?多少春風,多少風雅,多少風情,才能把清明從歲月深處馱來?

  越多越好,如果一定要定一個量,我以為最好各十錢,這樣就能夠湊一個富足的清明。(費曉莉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14873
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