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|一十轻逢连码不断
 
 
老油坊味道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04-02 09:37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毓新

  老油坊雜草叢生的屋頂,灰暗頹敗的外墻,尤其陰沉昏暗的里間,布滿了橫七豎八的神秘角落。可昏暗陰森的老油坊,又有特別溫馨的日子。每年山里的莊稼收完,冬場打碾結束,方圓七八個村子,按約定的次序,選派得力漢子,吆喝攢勁牲口,馱了柴火,馱了胡麻,馱了日常用品,將瘆人的地兒攘踏火爆了。

  油坊的門大開著。兩只壯碩的騾子或毛驢,一前一后,蒙了雙眼,套在厚重笨沉的石磨上,一圈又一圈拉拽轉動。石磨口里,黏黑的糊狀物縷縷外涌,點滴聚集,或滾團為丸,或糾扯成綹,跌壘在油光的磨臺上,層疊累積,鍥而不舍,快頂到磨口邊緣了:濃烈而熟悉的香味,正從中洶涌澎湃呢。

  這黏黑的糊狀物,方言起了獨特的名字——油婆。油婆者,油之婆,油之母,油之孕體也。可在老油坊里,噴香的不止石磨口咀嚼的油婆,還有近在咫尺的炒間爆炒的胡麻……多年之后回想,蓋了灰瓦的老油坊,從半空俯視,外形酷似不對稱的“凹”字,伙伴們熟悉的炒間和磨坊,恰處在“凹”字較小的半邊。

  牲口拉拽石磨,不敢稍有驚擾,否則耍起蠻性,禍端無法想象。小伙伴深知這一點,悄悄立在門口。我們的身影,被斜陽撫在磨臺的油婆上,間接享用著那噴香美味。小心靜立片刻,聽不見任何呵斥,大家忘卻其中的陰森,緊貼墻壁進了炒間。炒間的灶臺,比普通人家的高大許多,香煙繚繞中,總有單衫漢子,紅脖赤臉騎在灶后,手握榔頭在鍋里攪動,順無形弧線,深淺有度,舒緩自如,極似平靜的水面上劃船的艄公,只不過船槳下涌動的不是嘩嘩水響,而是胡麻在灼熱中的密集吶喊。制造這高溫的,是灶下的另一個漢子,不停地撕扯身旁的秸稈,塞入焰火囂張的灶膛,不急不慢,搖擺推送。據可靠經驗,炒胡麻最好的柴火正是胡麻秸稈,童年時代沒意識到什么,長大后回想,頗有“煮豆燃豆萁”的悲壯。

  榨油人在灶頭忙乎,心卻時刻留意磨坊。等鍋里炒到最佳火候,灶上的漢子迅速換一柄木锨,半圓光滑的,三下五除二,將熱胡麻推進左旁的冷槽,又從右旁倒騰生胡麻入鍋了。灶下漢子趁機起身,緊跟牲口繞磨道一圈,眼睛滴溜溜四下觀察。

  漢子忙碌中早發現了我們,只裝作視而不見的樣子。這種情形,伙伴們知道機會來了,由事先推舉的賊膽大,試探著往灶下臺階邊蹭。仍聽不見呵斥,賊大膽索性蹬踩臺階而上,徐徐伸手,伸向炒好的胡麻,猛抓兩把,寶貝般攥了,敏捷地跳落在地。伙伴們已排成半圈,五指攏成可靠的“器皿”。賊膽大的手能有多大啊,分給伙伴“器皿”的不過一撮,匆匆舔含入口,幾乎不經嚼騰,已雪花般化了,齒頰溢滿了奇特的香味。

  伙伴們意猶未盡,品咂嘴巴不忍離去。漢子心里明白,卻虎起臉不理不睬。直到再炒一火油籽,燒灶的那個漢子又起身巡視,從磨臺上撮了一團油婆,藥丸那么大。伙伴們心跳得什么似的,感動得臉都紅了,卻不習慣表達,只小鳥般爭張了嘴巴,靜等漢子的賞賜。漢子的手指比樹枝都糙,要將那藥丸大的寶貝分均勻,著實難度不小,猶豫間,只好粗魯地在掌心壓成餅,戳食指尖蘸了,挨個兒伸向孩子,任我們貪婪吮舔……跟炒胡麻比,油婆的香,更淳厚,更霸道,更沁人心脾,縱然久經時光沖刷,也銘刻在記憶深處。

  這樣的待遇,不可能天天都有。大家驚喜地享用后,感激而知趣地打算告辭。整個過程中,油倌一直魔鬼似的在油坊深處忙碌,身穿永遠油污的衣服。如果幸運,遇到油倌好心情,又是雪天,會被默許我們進臥室取暖。臥室在磨坊的側前,可屋子盤了火炕,能躺三四個人。穿磨坊進臥室,須從榨壓間旁邊經過。跟臥室等地方相比,榨壓間相對開放,一端連了磨坊,一端直通隱秘的后堂,沒有隔斷的墻壁,只挖了兩三尺的坑道。整棵榆樹打理成的油單,霸道地橫亙坑道內,僅靠磨坊的小頭,也得兩人合抱,通往昏暗處的大頭,肯定還要粗得多吧。笨沉的碌碡,整整三顆,靜臥小頭下面,縛了皮繩待命——碌碡沒任務懸空時,油單在懶洋洋休息,碌碡被強行吊起后,昏暗的后堂里發出奇怪的響聲,時密時疏,時隱時現,給人無數可怕的聯想。

  臥室的光線也不好。外墻開了小窗,經常被草團塞著。直到雙眼適應,才辨得其中的情形。黑污的四壁,瓷片般硬實,炕角的小泥爐也塵灰滿面,可生柴火,能煮茶水,泥爐上方掛盞瓦燈,燈芯蜷伏其中,因為惜油,極少放肆地亮過。炕面跟墻壁一樣,只多了幾分光滑,被子亂團在上面,將凍僵的手腳伸入,舒適得無以言表。伙伴們陶醉其間,又有嗅聞不盡的香味,真正樂不思蜀了,要不是油倌在磨坊呵斥,連晚飯都忘吃了。

  炒間已經歇工,石磨的牲口也卸了套,在墻角泥槽上吃草。榨油漢子舉著方頭木锨,不慌不忙將磨臺的油婆往木斗里鏟,鏟一锨拍一下,拍一下鏟一锨,直等口子二尺見方的梯形木斗裝滿,便跟油倌合力,向緊連臥室的蒸房里抬了。

  整個童年的冬季,籠罩了油坊的味道,油坊的溫馨,油坊的昏暗,油坊的隱秘,揮之不去。那時候我們懷揣很多的向往,期盼快快成長,長成兩膀有力的漢子,承擔生產隊的榨油任務——童年的想象中,那最是光榮幸福了。(毓新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14879
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